主页 > 康熙王朝 >

柳传志谈管理:康熙王朝九王夺嫡 因不肯提早放权

/2019-04-03 17:44

  我们希望环境能够不断地进一步改善,希望政府能够对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进行一个系统的设计。”

  柳传志:联想控股的意思是“以商业报国为己任,致力于成为一家值得信赖并受人尊重,在多个产业内拥有领先企业,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化控股公司”,在这里,就包含了“报国”这个要点。联想人要认同这个愿景,要为了这个共同愿景努力,并把它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当然,我们要明白企业和报国以及和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首先只有企业发展好了,才谈得上社会和产业包裹。

  柳传志:八十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化,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提出了关于科学院科技改革的做法,他希望把科学成果通过办企业的方式推到市场上去,当时只是一个设想而已,几乎没有人敢做,我却很想试试,一方面希望能够证明自身的价值,看看自己到底能做什么事,有多大的本事;另一方面,就是看到太多的研究成果做完了就变成一篇篇束之高阁的论文,我希望通过办企业,去尝试“高科技产业化”这件事。

  1984年,我跟其他十个同事共同走出研究所创办了联想。那一年我40岁,从此以后,我就走上了人生之中的一条新的道路,跟国外的企业学习办企业,把高科技成果变成产品,和国外企业竞争,研究企业管理规律,为我自己和我的同伴争取到股份,将联想的经验带到其他领域,打造出更多的优秀企业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觉得人生特别有意义。

  柳传志:我觉得从身上学到了很重要的东西,的做法是一个举重若轻的做法。他给人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这个对我后来的工作方式起到了很大的影响。

  公司的发展是一个由小到大的过程,作为领导,在公司小的时候,你要做具体的事情,到公司大了的时候,实际上是要研究怎么样提供机制体制,选择正确的人的这么一个过程。而在机制体制方面,在整个国家的指导思想上所做的事情,都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突破。

  另外,国内外的很多企业家,他们心胸开阔,目标高原,带领自己的企业取得了很多成绩,也为企业的长期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对他们也都是很敬佩的。

  ESO:在您的人生经历和商业生涯中,您得到的是有价值的建议是什么,可以跟我们分享下吗?

  柳传志:其实很多人和事都能给我带来有益的思考,比如我在看《康熙王朝》的时候,就会得到启发,康熙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但是他一直不肯放权,结果导致“九王夺嫡”的场面出现,联系到办企业,企业的一把手就要考虑清楚。如果要为企业的长远发展负责,就应该提早开始放权,对适合的接班人进行考察。有充分的时间让他们去表现,自己也有调整的空间。

  再比如我在军校里学的一些东西,在办联想的过程中也起到了积极作用,像制订一个目标以后要坚决完成,“四快一慢”的思想和做事方法在作战以前要用充分的准备,反复勘察。另外军队里很重视思想政治工作,在企业里就相当于企业文化建设,要高度重视,这些都跟我在部队里面学到的方方面面的东西是分不开的。

  柳传志:我17岁的时候,本来已经确定了去当飞行员的,但是由于一些原因最终被通知没有能够录取。我记得当时我父亲对我说:“我的孩子不管做什么,只要做一个正直的人都是我的好孩子。”这句话一直指导着我做人的态度。

  后来我进入了军校,毕业后从事科研工作,也在农场劳动过。1984年我开始创业,然后带领着我的同事们共同为联想的事业不断努力,在让企业发展壮大的同时,也培养出了大批优秀人才,这些都让我感到很幸福。我觉得我还是最喜欢做企业。

  柳传志:坚持做自己的品牌是联想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决策。90年代初,中国PC市场的格局发生巨变,国家取消了进口批文,关税大幅下调,大批国际知名电脑品牌纷纷涌入中国市场,本土电脑厂商生死攸关,当时也有媒体报道,担心“联想还能撑多久”。在这种情况下,一种选择是干脆去卖外国品牌的机器,还有一种选择是寻找自身问题,调整自己,站起来迎战。我们选择了后者,从当时在中国市场只占2%、3%左右到后来的28%、29%,成为中国第一和亚洲第一的PC品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除了认真研究行业本身之外,对企业管理的基本规律也有了深刻的理解,这为之后并购IBM PC,以及联想控股的大转型,去做投资业务,都奠定了非常重要的基础。

  联想发展的29年,我带领着联想主要做了这样几件事情。一是在创业之初,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年代,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如何适应中国当时的特殊环境,使企业活下来,走上轨道,从中探索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科技产品化道路,此后,我们还通过君联资本和“联想之星”,进行着不断的实践;二是成功实施了股份制改造,使员工成为企业的主人,一方面为公司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础,一方面也为中国科学院所高科技企业的机制改革探索了道路;三是在与国际PC巨头的竞争中一举胜出,带动了一大批民族IT企业的发展,之后,联想集团成功国际化,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树立了信心,积累了经验;四是在企业的实践中,总结出了以“管理三要素”为核心的企业管理规律,形成了联想的核心竞争力,同时培养出了一批领军人物。这些都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柳传志:企业的发展依赖于环境,例如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希望环境能够不断地进一步改善,希望政府能够对于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进行一个系统的设计。

  党的十八大这次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说得对极了。政府主要是规则制定者,不要亲自动手,要尽量减少对市场的直接干预,对市场上的所有企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平等对待,如果能处理好这些关系,中国经济就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柳传志:我曾经给别人推荐过岳南先生的《南渡北归》和张胜的《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岳南先生的《南渡北归》尽量真实地从某一个角度描绘当年的历史,文笔也好,很好看,学习历史,政治家可以更好地治国,我们老百姓最起码可以做个明白人。我觉得,我们国家挨了上百年的打,受了上百年的穷,但以史为镜、以史为鉴做的真是不够。《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这种历史书,要是写得好的话作者要有三个条件,一是真实参加过的人,二是有高度看全局的人,三是能客观对待历史而不是以自己的荣辱来写历史的人。这本书的作者是张爱萍将军的儿子,也是军人出身,他用帮助父亲写回忆录的方式写这本书,符合那三个条件,写起来夹叙夹议,甚是好看。

  柳传志:年轻人最应该学习的还是方法论,策划事情,规划自己的人生。比如我在大学念书的时候,现在很多基本知识都忘了,但是一些学知识的方法,比如牢牢记住这本书的目的是什么,每一节对每一章,每一章对这本书的作用是什么,像这种方法是还是非常有用的。另外就是关于自己的一些策划,你下面想做什么,你想往哪个方向走,这些是要经过策划和考虑的。

  现在的很多年轻人也很想创业,有这样打算的人,就要想清楚,创业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会遇到各式各样的挫折,你的能力是否足够,一旦下定了决心,那就坚决不动摇。

  柳传志:实现联想控股的中期战略目标是我目前考虑最多的事。联想控股已经制定了明确的中期战略,致力于在不同行业打造出更多的卓越企业,在2014-2016年成为上市的控股公司。我们选定的几个行业,包括消费与服务、化工新材料和现代农业,都顺应了国家大的发展趋势。但我们不会追求短期回报,所涉足的实业,培育期短则四五年,长则七八年,有的还会更长。这样的布局能够使联想控股的力量逐渐爆发,保持企业利润的长期持续增长。我们希望当联想控股上市后,能给股市带来一股清新的风。

  柳传志:对我来说,业务上的困难都不算真正的困难,最难的是,怎么适应环境,怎么让企业活下去。

  联想初创的年代,中国正出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国家的法律法规不健全,立法和执法不能自恰,计划内的企业和计划外的企业所能获得的资源天壤之别。而联想被关在计划体制外面,没有背景、没有靠山,困难得几乎寸步难行,但正因此,我们身上没有像体制内企业被绳子捆着,我们努力研究市场的研究环境,设定目标后,千方百计谋求发展,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研究企业运作的规律,管理的规律,逼迫自己走上了市场经济的道路,而就是因为我们对规律的总结,就是因为经历了这样的千锤百炼,使得联想能从那个年代里走出来,走到了今天。

  柳传志:改革开放到今天,民营企业家阶层作为改革开放的积极推动者和实现者,应该说也是“三个代表”中先进生产力的一个代表;民营企业家也是改革中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我们应当做的事情,就是努力把自己的企业办好,多交税,多提供就业机会,诚信经商,弘扬商业正气。

柳传志谈管理:康熙王朝九王夺嫡 因不肯提早放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