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龙门镖局 >

叛逆富二代和他的“狐朋狗友”还记得江湖的模样吗?

/2019-04-03 17:44

  相信不少人都记得2013年流行的俏皮话:“老子信了你的邪”、“替我问候你主治大夫”、“顶你个心肝脾肺肾”。

  这几句经典台词的出处,正是和江湖、武侠等等热血中二元素有关的电视剧,《龙门镖局》。

  先说说《龙门镖局》的“血统”,首先它出品方的母公司是小马奔腾,这家公司是业内头部阵营的熟面孔。

  之前最有名的代表作是《民兵葛二蛋》、《我的兄弟叫顺溜》,但凡它肯扶持一把的电视剧,大概率不会跑偏。

  其次,它的制作班底里还有一个名字,是早年情景喜剧金字招牌之一:宁财神,当年还没走上歧途的宁财神一出手,就给人营造了一种感觉:这部剧铁定不错,会高于平均水准。

  有了这两重保障,估计各大卫视和平台方的想法是,可以放心不用担心踩雷了,所以《龙门镖局》就在2013年7月30日首播了。

  先说说《龙门镖局》的剧情。其实,这部带着鲜明“后传”色彩的电视剧,一共四十集;篇幅不小但剧情简单,概括起来一共有3条线.超级富二代陆三金意图收购濒临破产的龙门镖局,入驻其中做尽职调查。在相处过程中他爱上黑道大姐头盛秋月。

  虽然感情上一波三折,但最后两人仍然有一个相对完美的结局:一同回广东过年。

  2.蔡八斗原本武艺高强,因为贪小便宜替人讨债,误入镖局后认识了被绑在柴房中的陆三金,两个外来人口遂结盟,一同厘清镖局里的种种漏洞。

  作为厨子的八斗爱上虚荣势利,但本质不坏的医女邱璎珞,两人相爱相杀后也有一个开放式结尾:可能会去扬州过年。

  3.侠二代白敬祺和青梅竹马的吕青橙闯荡江湖,落脚在白的舅妈盛秋月的镖局。

  看完这三条感情线后,估计不少熟读七侠镇八卦集散地,同福客栈发展史的电视精都有一样的感触,那就是《龙门镖局》咋还有点熟悉的味道呢?

  一边是剧情类似《武林外传》,都是不够成熟的江湖菜鸡混在一起,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考验成长起来;一边是几大主咖的人物设定、配置基本复刻了《武林外传》。

  蔡八斗=李大嘴、陆三金=白展堂(鸡贼)+吕秀才(渊博)、盛秋月=佟湘玉(抠门)+郭芙蓉(暴躁)、吕青橙=郭芙蓉(100%暴躁)......

  与此同时,就连时代背景也都是明朝万历年间,毕竟在镖局里兴风作浪的,都是当年《武林外传》的儿子女儿辈,前后差不出一个朝代去。

  但综合戏里戏外的种种情形会发现,宁财神再度执笔的《龙门镖局》里,不管是人物还是剧情,哪怕是无关紧要的过场戏,似乎少了点当初的潇洒浪漫,和“乐天知命”的劲头。

  取而代之的是几个一旦套路化就索然无味的定义:江湖、武林、道义到底是什么?以及略显黑暗的上层关系网(东厂督公和青花会)之间的倾轧斗争......

  在吃过《武林外传》这道新派大菜以后,虽然看啥都不得劲,但《龙门镖局》还是领先了不少同时段的国产喜剧,下面就掰开了讲讲这部剧里的各种特质。

  这部分当然要讲讲《龙门镖局》里,最为鲜明的特质,或者说所有角色都在遵从的行动指南:彻底的叛逆。

  根据他初来乍到的目的,以及耍帅不过三秒就砸锅的行动,可以归纳出以下几点人物标签。

  1.这家伙老有钱了,是个明朝富二代。家里做票号生意,其性质类似现如今的银行,是很受父亲看重的接班人。

  2.陆三金极有商业头脑,并不是享乐派的阔少。他来龙门镖局的目的是,收购并重组这个摇摇欲坠的不良资产。

  3.他喜欢艺术,对西洋画和音乐略知一二;会很多语言,一着急就语言乱码。

  4.不管是家族背景还是个人关系网,陆三金可以说是“手眼通天”,前女友是太后、叔叔是东厂督公,虽然后者一心想弄死亲侄子。

  这么看起来,陆三金的综合素质,都比同福客栈里另外一个姐弟恋爱好者白展堂,要更胜一筹的。

  按理说,这样的富二代是自带光环的,躺在父辈的家底上吃老本即可,还奋斗个什么啊。

  不过《龙门镖局》既然在某种程度上继承了前作的气质,就不会任由一个角色坐享其成。

  总会设定几道坎来让其经历如下变化:自私→宽容、功利→浪漫、保守→自由,进而更彻底地将角色变成江湖人士。

  陆三金亦复如是,他在四十集的时间里也同样沿着这个轨迹,解决接二连三的矛盾,完成一个传统富二代对“旧我”的抛弃。

  大家都知道,曾经显赫辉煌的龙门镖局就是个烂摊子,不光债务一大堆,内部人员也懒到抠脚,完全不好接盘。

  这帮抠脚大军里就有我们的主角班底:医二代邱璎珞、黑二代盛秋月、沙雕侠二代吕青橙和白敬祺、情场老油条温良恭。

  好在,《龙门镖局》一集内就解决了各色人等间的矛盾:陆三金甩出一堆硬核的法律知识,化解巩祥照(雷佳音)上门逼债的危机,同时治愈了镖头温良恭的心理阴影,镖局重新开业。

  之后的情节线,就相对简单了:陆三金试图把镖局做大做强做上市,力克各种干扰因素之余;也没忘了谈恋爱,但富豪之家并不接纳黑历史一大堆的盛秋月。

  无奈之下,屡屡战败的他就在第39集时彻底和家里划清界限,同时揭露了妹妹陆三水封杀自己的小把戏。

  陆三金这个角色,在剧中的主要戏份这就画上了句号,但他和镖局里那帮江湖儿女的纠葛还没收场。

  第40集的结尾,伤心的盛秋月带着儿子打算回广东,陆三金策马赶来,两人同行回老家过年。

  到这里,剧中陆三金这个角色就算是打完了所有副本,彻底扔掉了富二代的光环,转身就混起了江湖,这条主线说是所有人的行动指南也可以。

  不管是蔡八斗反抗家兄,还是邱璎珞为爱差点丧命,亦或是恭叔一次又一次在前女友中随风摇摆,都贯彻了宁财神笔下江湖儿女的本质:不疯魔,不成活。

  其实就像美人脸上长痘、月亮上头有斑一样,热闹和风靡过后的《龙门镖局》,也免不了难以忽略的瑕疵。

  或者说这根本就是宁财神人到中年的某种预兆:野心更多,欲望更强,然而眼中笔下再无一点侠气。

  至今,《武林外传》中最为人称道的一点,就是纵观80集的故事全都在棚中搭建起来的同福客栈中发生。

  什么十八里铺、翠微山、西凉河到底啥样,全靠演员们说,至今无人识得真面目。

  可这种“局促”根本没有影响到“武林”的辽阔,反而通过同福客栈把来来往往的江湖儿女们,颇具烟火气地拢到一起,七嘴八舌地聊出个快意潇洒的江湖。

  谈及《龙门镖局》里的这一点,虽然取景在束河,但优美的景色显然框死了“江湖”这个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的存在。

  仔细想想《龙门镖局》中也不乏武林帮派的描述,但总是让人感到一丝乏味和夸张,比如对青花会这个杀手组织公式化的描述,远没有《武林外传》中只闻其声的“美丽不打折”姐妹来得幽默。

  乍一看会觉得新奇好笑,然而再一看会发现这里面简直是在夹带各种过气的网络段子,比如“对酒当歌”到底怎么读、“孩子不听话先把老师打一顿”.......

  再看13年前的《武林外传》,不得不说它创造了段子;甚至在某些角度,先有电视剧,再有流行语。

  联系到现实来看,同福客栈里的一切都格外新奇,现代人甚至可以时光旅行,遇见才十岁的赤焰狂魔莫小贝。

  这种混搭的“一招鲜”在十年前固然奏效,但全盘移植到《龙门镖局》中却收效甚微,不如说宁财神懒得再创造一个全新的江湖宇宙,干脆炒炒冷饭。

  就像《龙门镖局》中第7集的单元故事:《江湖观察团》带来的危机。排面是整到位了,群演也不少;前央视主持人文清的客串和布景,都比同福客栈阔气了不止十倍。

  然而,谈及那个在客栈里到处采访造谣的慕容子,我们还是会条件反射地说一句“我是个自律的撰稿人”。

  至于《江湖观察团》这一集里说了什么,创造了什么梗,似乎是件很难记忆的事.......

  说到“复刻与移植”,这两部剧虽然出自一脉,都有宁财神打底,他也很喜欢调侃周遭的同行们。

  但这种贱嗖嗖的才气,到了《龙门镖局》中就退化成了只得皮毛的模仿。略举个例子:马天宇扮演的帅气杀手巩罄东,谐音是北大教授孔庆东;

  雷佳音扮演的催债小弟巩祥照,现实生活里的真身是同行孔二狗;连盛秋月的前男友成铭章,宁财神都能硬塞一个导演的真名,陈铭章进去.......

  《武林外传》中让人津津乐道的梗,比如菜刀门和“我上面有人”的范大娘,都当得起一句形神兼备。

  冲着《武林外传》续作名头去的朋友们,估计还记得后作剧情里,同样无良的制作人焦国强,不妨仔细想想他和范大娘比起来,到底薄弱在了哪里。

  或者直白一点,《龙门镖局》是个及格线水准之上的喜剧不假,但令人发笑的根源却不复存在了。那就是“宁财神+尚敬”的黄金组合,任缺其一都不是完美的。

  前者在《武林外传》后一度膨胀,表示“这剧本老厉害了,能火是因为我的鬼才剧本”。谁知自己搭了班子,就有了《龙门镖局》的面世,效果可想而知。

  以上先天缺陷都让打着《武林外传》续作名头的《龙门镖局》,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可以一看,水准不差,但难成经典。

  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卫视经常轮播《武林外传》,《龙门镖局》却悄无声息了,在各位朋友们剧荒的时候不妨一看,或者二刷;但它绝非一个能让人无限回看的电视剧。

  这些缺点与其说是技术滑坡,不如说是宁财神的心态变化。当昔日笔下包容万象的狂狷书生,耽于酒色财气,不如别再勉强,任由它去反而更洒脱。

  正应了那句话,江湖未尽,心气已远......或许宁财神笔下的故事还没讲完,可那股自由浪漫,潇洒温暖的劲头早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十年前看《武林外传》,看的是欣喜和热闹;十年后再看《龙门镖局》,更像是读一本贯穿戏里戏外的寓言:有关少年侠气的消散,有关江湖传说的破灭......

叛逆富二代和他的“狐朋狗友”还记得江湖的模样吗?